Luzoi

看火影的!同好我们快来搞搞!

  鹿代出生那天,手鞠被从手术室缓缓的推入病房。稍作休息后奈良鹿丸几乎是冲进了病房,涨红着脸,鼻头红红的,眼睛极少的瞪的圆圆的,抓着她的手,一句话也不说。手鞠看着他的样子觉得十分有趣。
  “爱哭鬼,这种时候难道还想要哭吗。长不大的人可真麻烦啊”手鞠眯着眼
  “你……”
  手鞠悄悄睁开一只眼睛去偷看鹿丸,想着他会怎样去反驳自己。
  “你辛苦了……”鹿丸顿了顿“等待真是让人苦恼,但能看到你这样真是太好了。”鹿丸的眼睛亮晶晶的。
  这一席话让手鞠着实非常吃惊,羞红了脸 道:“现在说这些干嘛,看看这个小家伙吧。是个男孩……嗯……头发长得很好嘛……!”
  鹿丸笑笑,答:“嗯,是。”
  旁边小小床上的暂时还没有被给予名字的孩子睁开眼睛眨了眨,歪过头又睡着了。“啊,是绿色的双眼啊……和手鞠一样呢,真幸福啊…”
  ……
  今天鹿代一岁了。
  鹿丸看着刚刚能扑棱扑棱跑两小步又跌倒的儿子想起自己曾说的话。这一年里自己又是调奶粉又是带娃溜达又帮忙的不可开交的六代目处理公事,诶,这小子蛮麻烦的嘛。思绪还没回来,小个子啪塔啪塔的跑到鹿丸的怀里,抬起头眨巴眨巴眼睛,小嘴一张一合的吐出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字眼:“马……嘛换(烦)”说完咯咯笑起来,手鞠靠在门边看着,脸上的表情里真是五味混杂。
  当然,鹿代吐出这两个字还是有原因的,在鹿代还不记事的时候就很清楚自己老爹是个多怕麻烦的人,尤其是在家里跌倒的时候。
  幼儿蹒跚学步跌倒也是常事,鹿代跌倒了也不哭闹,看着不远处的父亲趴在地上等他把自己抱起来。鹿丸放下手里的报纸结了个印,鹿代就发现自己被一大堆黑乎乎的手从地下拎起来,那些手还顺带给自己拍了拍灰。然后哪些手融化在地上,缩回老爸那边去了,。本来摔倒也只是小事,倒是这种被拎起来的体验把鹿代吓得不轻,当时就哇哇哇的大哭起来。后果就是妈妈把他抱在怀里哄了好些时候还赔上了一个吻才把这个小菠萝哄睡了,而接着就用“要自己和孩子多多相处,用忍术算是什么?”的理由让大菠萝头上又多了两个鼓鼓的包。“真麻烦!”鹿丸揉着自己头,不太服气的看着小摇篮里酣睡的小崽子。
  鹿代又大了些,奈良三口受邀去砂忍村找弟弟们去了。担心小家伙害怕,勘九郎难得洗掉了满脸油彩,摘下了自己的尖尖猫耳帽。鹿代到是不怕生,开开心心的跑过去任由两个还是单身汉的可怜舅舅(?)抱起来,眼睛闪闪的,说:“举高高!举高高!”
  鹿丸心里嘀咕,难道我就不高吗你不让我来,于是加入了举高高游戏。手鞠看三人一仔相处的甚是不错,于是任由他们玩耍自己去给小仔子冲奶粉以免他哭闹。
  但冲完奶粉回来的手鞠见到了这样一幕:我爱罗和鹿丸都吃小仔子的醋,比谁能把他举的更高,刚刚被一堆沙子包围住,高度堪比一颗大树的仔子转眼被影子抢回去举得更高,随后又被沙子抢回来,勘九郎在一旁用查克拉线连上鹿代怕他一不小心掉下来。——邦邦——我爱罗和鹿丸一人头上顶一个大包。手鞠想,怎么这些男人都这么的无聊。
  之后鹿代还是很喜欢舅舅们,就是舅舅的沙子让他有些——额。
  鹿代长得更大了,进入忍者学院成为了一名下忍。手鞠醉酒后无意说出的这些往事都被刚刚放学的鹿代偷偷听见。有一个怕麻烦的老爸真是麻烦!鹿代想。有一个麻烦的老妈也很麻烦!鹿代想。有一群长不大的舅舅也很麻烦!鹿代想。
  但是这些麻烦好像并不烦人,鹿代想。
  “老妈我回来啦。我爱你。”在门口蹲了很久也想了很久的鹿代终于下决定要进门了。
  “嗯,我也是。你那忙碌的怕麻烦的老爸也是。”手鞠哈出一口酒气淡淡的笑着。
  夕阳落山了,湖面红荡荡的,不远处奈良家的林子里钻出一头小鹿,身披夕阳站在湖边向天仰望。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