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zoi

看火影的!同好我们快来搞搞!


余胄
锲-
深海有鲛,其貌昳丽。
相传 鲛若泪落,泪化成珠。
浑身便鳞,鳞下有油。帝王用之点灯,逐渐该油为地位之代表。
性恶,歌喉甚美。用其诱来往渔船触浅海暗礁,船体坍裂,其二三物漂与四处。以此为乐。
日复一日,此处鱼虾数量暴增却无渔人敢前往。
帝王大怒,调遣军阀伐此妖物。

人鲛之战
壮士拿起武器,自身鳞甲化为利器。妇人带着孩子潜下深海。
奈何鲛人一族又何是帝王精兵的对手?
  深处海面卷着浪击打岸边礁石只需刹那,仅此刹那,海面已升上一片猩红,像极了被朝霞晕染的画布。放眼望去,鲛族壮士被活捉的活捉,重伤的被扔回海里,却也是九死一生。这是鲛族在此大陆上生存近千年来所遇见最惨痛的一场战役。鲛虽性恶,但充其量不过是恐吓一下来来往往的渔船图个乐子罢了,怎会想到千年后会仅会遇此一劫?大大小小的战役都经历过成百上千场,也见证过这个小国的沉沦兴亡。纵使没有口头或笔墨上的条约限定,但也约定俗成的互不干扰,偶尔实在是做得过火,王也不过是派出几艘船阀警示。如此下了灭族杀心的王还是第一个。这次的情况已不能再用温柔的“战役”一词来形容,这是对鲛族的一次彻底剿灭,甚至连孩子都没有放过。为了保证一族最后的希望,妇人们带着尽可能多的孩子沉入深海,沉入人类无法窥见的黑暗区域。


此战十余年后,当时存活的鲛人孩子们也战战兢兢的长大了。虞胄也是其中的一员。身为鲛人,虞胄却天生性善胆小。对于外界是超乎过人的兴趣。大战过后直至今日,当年一起幸存的兄弟姐妹们已逃向其他的海域尽情挥霍自己的未来,但小胄对这片海域充满深深的眷恋。在这吹着海风的一片海域,母亲不甘夫君被擒,游上海面为寻夫君,却再也没有回来。那时刚好是小胄懂事的年龄。此后在她的回忆中只剩下了周围一片窸窸抽泣和母亲留下一路的银珠。她不明白那是什么感觉,不过反应过来事身边总会出现大片珠子。


鲛珠不算贵重。却是血泪凝成。


也许胆小的个性在那刻就已铸成。故她也只敢在海面无人时刻浮出,寻得一块被浪花磨得粗糙的礁石。独自哽咽,轻哼小调。
曲调凄凉,就如那日一片猩红。
也只有这时,她才允许自己痛快的流泪,徒留满地银珠。


今日意外沉闷。人们都说这是天降异象,天空一直没有放晴。
风吹动树叶,发出一阵阵沙沙声。遥望天边,黑压压的,尽头似乎藏匿着一头巨兽。忽的听说,曾经的帝王驾崩。那时虞胄正坐在距离陆地最近的一块巨大礁石上,轻哼小调。                                    



这是个特殊的日子。虞胄记得,鲛族记得。


不知多少年前的今日鲛族受到重创;家庭失散,爱人成为帝王宫中灯火燃料的情况成了十分之九。如今天空下起大雨,当中夹杂着三三两两的冰雹,宛如鲛人们悲伤时会产生的珠子。些许参加过当年战役的人类将士皆到了花甲白发,看着这奇异的天象,擦着泪声音在打颤。


“是他们....是我们对不起的种族...他们...他们回来了”......





像是诅咒似的,次日,江山易主。这次江山属于曾经的王最忠诚的宰相。因为前王驾崩又天降异象的事使得百姓议论纷纷,新王上任,这次江山的主人害怕自己的结局像如同王一般。于是为了防止百姓恐慌,为了弥补曾经的过错,他派出渔船,在那片海域洒下食物。


当然关于这事鲛人一族却也是二丈和尚摸不到头脑,他们并不知道先王驾崩和天降异象有何必然的联系,但既报了旧仇又有了食物,便自然笑纳了。


虞胄还是一如既往的爱在石头上哼着小调,眺望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陆地。近日接近海域的人越发稀少,这点使得她将悬着的心放归于天地。暂且不用像一只负伤的兔子一般仔细听人的脚步声,发现危险后嗖的一下跑掉了。


又过了几日,她的情绪越来越放松了。听在此歇脚的飞鸟们说,新王不允许渔船在此处捕鱼,更不允许平民官吏接近这片水域。这对这好奇的小姑娘来说是个喜讯,因为对她来说,石头海滩蓝天树林和这看不见边的远方就是她的全部。她曾听闻水域之外有很美的楼房,有热闹的集市。她很想去看看,就算对她来说坐上这一方石头就是她最大的移动范围了,但谁的内心里不乏美好呢?于是她就这么想啊,想啊。竟恍恍惚惚的睡着了,梦里她乘着海鸟飘走,梦里有她的远方。


不知睡了多久,天生对水的渴望使她清醒过来。她发现水边的丛林边缘蹲着一个看起来和自己一般大小的少年。少年正在盯着自己,眼里充满了好奇。小胄吓了一跳, 转身跃下石头回到海里。


  水中的姑娘向深处游去,岸上的少年愣了一愣缓缓站起身来。


“活...的?”


水中的姑娘不相信所见,阳光射入水中,她揉了揉双眼。岸上的少年也不相信眼前,原来传说中的物种不是谬论。


少年理了理服饰,不舍的又望了望看不见的边的粼粼海域。水面起一层一层的浪花像姑娘在他心中掀起的一层又一层的波澜。


  姑娘心生疑问,很久也没人来过这里,自从她明了事理就再也没见过人,曾听闻说有人出现后总有同伴无故失踪,徒留一地血迹。再加上她是战后勉强幸存的孩子,对人的印象自然是差的不得了。这次被那孩子吓了一跳,心里自是又怕又恼。恼是恼他使得自己再无法回到只属于自己的“基地”。怕是怕这次来的少年代表着那个庞大的集体使得同胞们再次陷入水深火热。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