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zoi

看火影的!同好我们快来搞搞!

双剑组,李白x花木兰

  峡谷深处,红发的姑娘抱着佩剑在树下睡着了。那剑甚好,剑面上反射着远处的风光。风温柔的拂过她的脸,阳光柔柔的,她最享受现在的时光。
  闻到淡淡的酒香,她警惕的睁开双眼,见远方一白衣飘飘的男子摇摇晃晃走来。
  “今朝……有酒今朝……醉……前面的小姐愿意与在下喝一杯吗”
  那姑娘回想曾经自己征战天下,美酒喝的还少吗?看着眼前的醉鬼玩心大起
  “好啊,公子你为何想不开,要在脸上写个输字?”
  “哈哈,姑娘说笑。但愿长醉不复醒,再来一杯!”
  推杯换盏,已近黄昏。
  白衣男子站起身来,看着眼前酒量甚好的女子笑笑
  “诗仙太白。但人们大多喊我青莲剑仙。李白,不知姑娘可想与在下交个朋友?”
  “孝烈将军,花木兰。”
  “女人也能做将军?”
  “醉鬼也能是诗仙?”
  两个身影并肩坐在峡谷深处的树下,看黄昏里的云不知所向,只见一片绛红的天色有无限壮丽。
  
  
  没几天,唤作李白的男子大概是因为帅气和实力吧,越发受到人们的青睐。花木兰有些沮丧,因为不知道为什么曾经自己身边的人不见了,甚至在峡谷中有人会绕开她,小声地说“花木兰?离她远点,一定是坑。”
  “对啊花木兰越来越不如以前了。”
  “以前和她一起真是后悔死了!”
  木兰听得到。她不愿说。她已经没有剩余心思再去为自己的实力辩论。
  不会认输。
  
  后来啊,木兰带着佩剑,再次成为人们口中的传说。大家都叫她“剑舞者”。
  “哟小将军,变得更厉害了呢。”白衣飘飘的男子换上一身蓝装,戴上一顶帽子,低低的,让人看不见他的眼睛。
  “醉鬼,你怎么在这?”
  “我找你喝酒来了!”
  “别妨碍我。”
  “哈哈”李白举起葫芦喝下一口酒,变了表情“小将军,如果努力有用的话,那还要天才做什么。”
  
  永不放弃。
  木兰看着那醉鬼的背影越来越小。
  
  后来在峡谷中,木兰无意在对方野区被围住。她纵使有这个实力却无法面对自身的体力不支。
  “也许那醉鬼说的是对的吧……”她想。
  瞬间。
   刀光剑影,地上徒留下李白的剑气。熟悉的酒香飘来。
  “小将军你也在这儿呢,真是狼狈啊。”
  木兰别过脸去,不看李白。
  “小将军你先回去休息一下,我马上来。”
  木兰竟不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温柔的笑脸。这笑容就像他们初见时那柔柔的清风。
  
  李白转过身去,换了表情。
  片刻,峡谷中充满了对方猴子嗷嗷的叫声。
  李白,团灭。
  
 ……
  还是峡谷深处,还是那棵树。
  李白拿起酒樽,还是初见那日一般。
  不过饮酒结束后,李白抱住眼前女子,在人耳边轻轻说“不必将我的话太放在心上。你就是天才。”
  看着眼前人因为醉酒而微红的脸和闭上的眸子,李白不禁想起曾经自己的领家姑娘。在木兰额头上轻轻一吻,才舍得离去。
  木兰却没醉。
  眯起双眼看人离去后泪水竟在眼中打转。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感呢。
  
  再后来啊,李白变成了狐狸的样子,更是惹得小姑娘们频频尖叫。
  再狡猾的狐狸也会有失手的时候。
  伤痕累累的李白明白这个道理。但这有什么用呢。他心理明白自己已经跑不掉了。他面前的三个大汉正在考虑怎么弄死他。
  他闭上眼睛,眼前却忽然没了声音。
  花木兰,三杀。
  
  他睁开眼睛望去,眼前的花木兰却是兔子的造型,挥舞着巨大的胡萝卜。
  “胡萝卜也能杀人吗”
  “狐狸连逃跑这点能耐也不会吗”
  李白看着眼前飒爽的英姿无奈的笑笑。
       “ 狡猾的兔子”
那棕发姑娘也笑笑。
        “愚蠢的狐狸。”
  
  后来啊,听说剑仙和剑舞者总是一块从峡谷中消失,也听闻他们总在同一棵树下坐着看夕阳。
  
  听他们的佩剑说(咦剑还能说话吗?),这就是爱吧。
  
  “小将军,酒在树在夕阳在,你还想要怎样美好的岁月?”
  “我只想和你在一起,醉鬼剑仙。”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