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zoi

看火影的!同好我们快来搞搞!

#王者荣耀#
张良x花木兰

那是战火纷飞的年代,混乱 生灵涂炭。
都说乱世出佳人,花木兰是不可否认的存在。人们渴慕她的清高孤傲。又害怕着她手上的长刀巨剑。所以她成了传奇,当仁不让的传奇。
她挥舞长剑,十步杀一人。
“逃避解决不了战争,只会解决你自己。”
她时常这么说着。
人们都恐惧并爱戴着她。
有人却不这么觉得。
男子从不相信世间有什么传奇。
“为什么人和人的头脑结构会有这么大差异,嗯,值得思索”
他这么想。
他眼中的传奇,除了自己和尊师别无他人。他并不认为一个不会用魔法的女人何德何能成为一个“传奇”。他更无法理解一个不会用魔法的女人怎么能算得上是“佳人”。
他第一次遇见这个女人的时候,女人正说着她自己常说的口头禅。这些话在他听来全是狂妄自大的海口。当面前的女人面无表情解决掉眼前的敌人,冷冽的表情使张良对这女人一点好感都不剩。
“呵,只会使用蛮力的女人怎么会是英雄呢,可笑。”
张良脸上的不屑似乎要从脸上溢出。
“只会抱着破书傻笑小丫头也很可笑啊。”那女子表情依旧冷冽。就像远方未融化的冰山。
“你说谁是小丫头?”张良气的要撕书。
“只会在别人身后念念叨叨的不是小丫头是什么。”女子嘴角勾起一抹轻笑。
“小丫头,再会。不是所有的战斗只能靠蛮力”女子顿了顿,转身提起重剑“战斗得靠这”说着她指了指自己的头。“姐可是传说。”
听围观群众说,张良当时脸绿的就快把自己宝贝的魔法书扔在地上。
“如果世上还有什么我不懂的学问,那就是女孩子们。”
他这么想着一摇一摆的离开了。

后来他天才的名声传的越来响亮,几乎整个峡谷的人都听说有一位天才的法师来到峡谷。身为战士的木兰当然也听说了这位天才。
后来在峡谷中作为对立的关系碰面时,木兰毫不犹豫的将这位天才法师一波带走。
张良完全傻了眼,他完全没有想到被他认为野蛮的姑娘一波伤害竟然如此爆炸。
后面这位不解风情的小魔法师一边亢奋的为自己不平,一边又哭唧唧的去施法。
战后,花木兰提着剑来到张良身边
“小法师真的有模有样的啊,辛苦了,不过继续加油吧”
木兰微微笑着,张良对面前姑娘的偏见一下子全部消失,甚至多了一点点别的东西。张亮也意识到这种感觉不对,他推了推自己的单片眼镜
“呵,这野蛮的女人真的不怎么惹人讨厌,不过也不惹人喜欢,她竟然不喜欢魔法!魔法乃万物之灵,我和她不会是一路人。”
这么想着的张良嘟着嘴气鼓鼓的走了,竟差点撞到旁边打野的李白。
后来张良和木兰成了并肩作战的战友,他们技能的释放配合的相当默契
战后木兰喝着酒,脸红红的看着张良说小法师真的很聪明啊。
张良明明没有喝酒,但看着人醉醉醺醺的笑脸也好像醉了一般。“最强大的魔法,是女人”他想起了尊师对他说的话。
眼前的女人虽然不会用魔法,但她却是对张良最强的魔法。
张良在峡谷的时间越长,越是清楚每个家伙的弱点。攻击起来更是顺手无比。但他不知道,自己的弱点。他最大的弱点是女人,名为花木兰的剑舞者。
他意识不到。
时间慢慢逝去,法师和战士配合的越发默契。张良从原来的样子变得越来越成熟。不在一味地坚定自己的法术能力。
一日战后,木兰和张良在茶余饭后闲谈,木兰说一开始她就认为张良和别人不一样,居然是峡谷内比较少见的法师,还是天才。
张良内心有了小小的触动,木兰是峡谷里第一个这么认为的人。
木兰顿了顿又说,你也是第一个这样说我的人啊,人们都很害怕我。说什么离家太远会忘记故乡,杀人太多会忘掉自己。 这都是幌子。我也希望有人和我很亲近啊。
木兰抚了抚额头,一脸歉意的看着身边的小法师“啊我好像喝多了说了这么多真是抱歉啊”
但张良却越发感到,心里的悸动越发清晰。

“我不能拒绝这个女人。”
“我不能拒绝这个小法师。”
后来花木兰在野区打野事被一道魔法阵晃眩晕了一会。恢复视觉以后发现身边布满了法阵,张良出现在自己面前。
“你只有找到我的弱点我才会让你出来。”张良笑着。
“是那本书吗?”
“不是哦。”
“那你怎么会有我能找到的弱点?”木兰提剑,横眉对着张良。
怎料木兰话音刚落,法阵嘣的一声发出耀眼光芒后消失了。只剩光芒中张良单膝着地,一只手贴在胸前,另一只手别在背后.

“张良无能,只会害怕最强大的魔法”
“最强大的魔法,是你。”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