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zoi

看火影的!同好我们快来搞搞!

8-13周防尊生贺。

#周防尊生日快乐#
8-13
吾王周防尊,请务必让我做您的垫脚石以铺平您所期望行走的道路--无论冰霜雪雨碧落黄泉。
ooc
我大概是条咸鱼了。

------------------------

“这双手带来的究竟是怎样的命运呢,我又能用他改变什么呢……”
“他会带来破坏和死亡。放弃吧你根本做不了什么,说能改变什么也不是你的一厢情愿。”
闭嘴。
赤发男子压制不住心中涌上的憎恶,皱起了眉头。刹那间周围建筑被赤红的热浪碾碎成粉。
    一下子睁开双眼,脑子昏昏沉沉的。果然是梦啊,这种梦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了。
  打量着四周,男子缓缓坐起身来,此时被轻轻搭在自己身上的小毛毯滑落在地上。是出云的酒吧啊,感觉自己好像很久都没来过了呢。靠在沙发上,男子掏了掏口袋,拿出烟盒抖出一支烟叼上 却迟迟不点燃它。
这大概已变成周防的习惯了吧。回忆起当初,多多良笑着说小八田和安娜都在,吸烟对孩子们有很大影响,八田不满的嚷嚷着他已经不是孩子了然后嘟囔着不知道是谁从他滑板上摔下来弄得那么狼狈。虽然每天都很吵吵闹闹的 但真是很温馨啊,周防是这么想的。午后阳光透过树叶,在他脸上投下大大小小的光斑,这对个性本是慵懒散漫的红毛狮来说真是太适合享受不过了。微微眯上双眼,耳环反射着阳光。
“叮铃~”
  挂在门边上的风铃因为有人开门的缘故发出清脆的碰撞声,推开门的是个带着帽子的少年,手里拿着滑板,脸上淡淡笑意。一个白发的小女孩跟着少年一起进入酒吧。女孩子突然站住不走了,左右顾盼。
“诶安娜怎么了吗?”
女孩子把头低了低 随后抬起头摇了摇。是自己多心了吗```
  随后风铃频繁地响着,总是有人进进出出的。今天似乎很热闹啊,沙发上的人微微睁开眼睛。可是哪里来的这么多人呢,嘛,这也不是自己管的事儿。
  “这么快就又一年了呢”身边响起了一个温柔的声音。周防微微转头望去,十束在自己身边。
一年了,什么一年了呢?一股甜腻腻的味道从门外飘了进来,在这种环境下周防索性就不去思考了,点燃叼了很久的烟,深吸一口,吐出的烟巧妙地遮住十束望向自己的目光。

白发的少女似乎还是感到不大放心,从口袋中摸出红色的珠子放在眼前,认真的打量着周围,仔细的查看着酒吧的前前后后。因为她一进门就看到一丝红色,只属于周防的红。
即使这样她也没有发现什么,有些失望的安娜没有拿稳珠子,啪嗒啪嗒的掉在地上,沮丧的少女蹲在地上,抱着膝盖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安娜,为什么要蹲着呢,来沙发上坐吧。”
这是多多良的声音!猛地一抬头,安娜愣住了,沙发上是她熟悉的红,两个形状。
迅速胡乱拾起散乱的珠子,瞳孔透过小红珠,世界变成红色。沙发上的人更是红得耀眼。泪水有些乱来呢,安娜想着。
“怎么啦小安娜,怎么还哭了呢,这样子真狼狈呢。过来吧,满脸泪花的小姑娘可不可爱呢”十束还是平常的表情,向安娜伸出了手。
少女忍不住了,放声大哭扑向两人。酒吧中的人们纷纷看向这边,都不可思议的睁大了双眼和闭不上的嘴。尤其是吠舞罗的各位。
出云一惊,摘掉了眼镜。向沙发走来,一脸怒气抓住红毛狮子领子,几乎是吼着说出话来。
“周防尊!你这个混蛋!”出云的双眼像是会喷出火来,尤其是在看见眼前的人一脸不屑和不耐烦的神情。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么胡来!”顿了顿,抓住面前人的双手却颤抖了。出云低下头来,“你知道....知道吠舞罗的人多舍不得你吗!”知道我多舍不得你们吗。
“尊哥?!”
啧,真是麻烦啊。看着大家七嘴八舌的围了过来无故的心生烦躁。安抚着怀里的小姑娘,看着眼前哭的稀里哗啦的八田。“不是已经有了新王吗,安娜的王应该做的很好吧”
“阁下真是不明事理呢,虽然不知道是如何出现在这里的”眼前一头蓝发的人推了推眼镜,“王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是吗,那我可就算是放心了。”毕竟安娜还只是个孩子,不该背负如此巨大的责任。
“说到这个,出云今天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周防吐出心头的疑问。
“啧,真是个糊涂的人”猿比古走到他跟前,一把拉起哭得稀里哗啦的八田美咲。擦了擦他脸上的泪水。“今天是个糊涂鬼的生日。啧,要不是室长和美咲都在谁愿意来啊。”
“不许....不许这样说尊!臭猴子!而且不许叫我美咲!”八田美咲一边擦着泪水,一边嘟囔着以示自己的不满。
大家都没变呢,这真不错呢。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既然尊回来了,那就快开始吧。”安娜此时从周防的怀中探出头来提议。
甜腻腻的味道离自己越来越近,仔细一看是一个大大的奶油蛋糕。上面大大写着自己的名字。
宗像切下一块蛋糕递给红毛狮子,他也伸手接过,这时宗像却玩心大起,将那一小块蛋糕砸在了周防脸上。周防却也不恼随手抓着一块奶油便向人扔去。后来蛋糕成了众人砸来砸去的武器,听说猿比古拖着八田进了厕所,是干什么呢,这便无人知晓了。
“喂,野蛮人。”
“尊哥!”
“尊。”
“尊大哥!”
“生日快乐!”
不得不说,吵闹还是有一点点惹人喜欢的部分。比如现在。
久违的弯起嘴角笑笑,里面包含的感情太多了,连周防自己都说不清楚。
时进傍晚,热闹的party差不多也该散了,十束扯了扯周防尊的须须,说道时间好像差不多了。是啊,差不多了。
他独自望着夕阳吐着烟圈。
  “嘿,野蛮人。不打算和我道个别吗?”
抬头看去,带着眼镜的家伙的眼镜在夕阳下泛着光。
“好啊,我时间不多了。”周防展开双臂“来吧。”
宗像笑了笑,上去抱住周防。
“宗像,这次你不会拿刀捅我了吧。总算是个像样的拥抱了。”
“是啊,当初啊,我真的想救你。”
在夕阳的照射下,周防瘫倒在宗像的怀里。
“我好像又要死在你怀里了。”
“傻子,你早就死了。”
“原来我早就死了啊..哈哈。下辈子我一定要离你远远地,不然又要死在你怀里了。”
周防尊缓缓的坐在地上,人们从酒吧中一涌而至。他的身体发着光,似乎在慢慢变得透明。十束站在他身边,向各位挥挥手示意。
“尊还是不能留下吗”安娜搅了搅自己的头发。
“尊哥!”美咲几乎是吼出他的名字。
“啧。”猿比古上前把美咲圈进自己怀里,摸了摸他的头。
周防尊和十束多多良越来越透明了。到后来消失了。
安娜笑了,因为她看见周防脸上最后表情是微笑。
生日快乐。
---------------------
No Blood!No Bone! No Ash!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