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zoi

看火影的!同好我们快来搞搞!

人生

“我,宇智波鼬。我永远想不到我会在我二十一岁那年再次回到木叶。”
---------------
    宇智波鼬的确是觉得回木叶除了威慑一下那个男人并且保护弟弟以外是毫无乐趣与意义可言了。但好歹来说,木叶也是他的家园,对于日夜修炼的地方,在怎样冷淡的人都是会在心中残留一丝气息的。何况鼬并不想要彻彻底底的扼杀掉那一丝气息。
  此时情况不同,他不知怎么的居然到了离木叶的大门不远的地方。眼看着时间离和佐助比试的日子越来越近,他叹了口气,干脆随意变成个木叶暗部的模样随随便便的混了进去。诶,心中不禁为木叶的门禁叹了口气。
  想到生死决定之日屈指可数,不如干脆在木叶仔细转转,就当作最后留念。砰的一声变成自己年少时的模样,唯一不同的不过是刻意掩去那个男人所说的,“象征命运一团乱麻”的纹路罢了。对着溪水看着自己的脸,和弟弟佐助无二,不过略显成熟。摸了摸法令纹的位置,心中不禁觉得十分可笑。没有了它,我就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吗?我的人生是受它而影响吗?可笑。
  来到曾经和止水一起修炼的地方静静坐着。风拂过他的脸颊,带着空气中淡淡的清香,是忧郁的味道。叶子飒飒作响,几片叶子飘飘洒洒。随意向那边撇去,树荫下止水曾经的样子隐隐约约,似乎像在朝自己招手。哈哈,万花筒带来的影响真的很大呢,大概这就是是物是人非吧。慢慢闭上了双眼,感受清风徐徐对脸的抚摸。
“小鼬!小鼬!”
难以置信。是止水的声音。
  迫不及待睁开双眼,远处是有个少年向自己招手了。忽然间视野变的清楚无比,向着溪水望去,奇迹般地发现眼中哪有一丝万花筒的影子。怎么了?
  带着疑惑向止水走去,止水模样如初,就连微笑起来眸子弯曲的程度也丝毫为发生改变。鼬的表情丝毫未变,还是冷冰冰的。他心中无数疑问,自己开发的幻术无数竟看不穿这一个。哈哈,用止水来诱惑自己,潜入木叶的事情是被发现了吗?向着止水的方向随意结了个破除幻术的印,半天了却毫无反应。直到止水向他跑来揉了揉他的头发。
“小鼬你今天真慢啊,在这儿睡迷糊了吗,哈哈,做了个怎样的梦呢?”
  睡迷糊了...?
  不可置信的感受着止水的体温,暖暖的感觉告诉他这不是幻术。难道之前所经历的一切的一切都是一个梦吗?是了,身上的确是有些刚睡醒般的疲惫感了。勉勉挤出个微笑:“做了个不太友善的梦呢”梦里大家都不见了。
  “好啦不说这些了,在不赶快走就要迟到了”
“迟到……?今天是发生什么了吗?”
果然这还是幻术吧,他想将我骗到哪去。就算活生生的止水站在眼前也丝毫没有降低鼬的警惕。“抱歉,这条命不能给你。不管你是谁都不会得逞的。”鼬心里自顾自的想着。
“今天是富岳大人成为四代目的日子啊”
“四代目??”
“对啊,所以身为长子的小鼬绝对不能迟到啊”止水点了点鼬的鼻子。
  是啊,要是当年宇智波一族能真正的融入木叶,能成为必不可少的一员的话 那宇智波也不会被逼迫到如此的地步,心中不知怎么的,像变成一片羽毛,风一吹,,随着落叶远远飘去。
  跟着止水闯过久违木叶的街街巷巷,门门户户。这哪有宇智波与千手之分呢,大家都其乐融融的,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啊。
  随后到达了目的地,止水拉着他望向火影岩,指着上面弯着眸子:“总有一日我的面孔也会被记录在那里!”鼬清楚地看见,父亲的面孔被雕刻在上面。心中已经不知是什么感觉了。
“啧,鼬!你怎么这么慢!”远处的佐助一脸不悦的吐出这句话。此刻的佐助却是进入忍者学院的样子了。随后这个不羁的小子抱着手嘟嘟囔囔的又吐出几个字:“你...你今天不忙吧!我又考了第一,陪我去训练手里剑吧。”别过脸去,眼尖的鼬已经看见这孩子耳根红了,砰的一下直接到了佐助身边,紧紧搂住身边的弟弟。显然佐助有些不知所措,双手乱舞着“喂!喂!我说鼬!唔轻一点啦……!..尼..桑!”
欧!尼桑!多久没听见的词汇....
这下佐助的脸是彻底红透了。尼桑的头发弄得鼻子痒痒的,嗯一定是喷嚏打不出来憋着脸才会热热的!佐助是这样想的。
 
不管了,怎样都好了,我就当我的梦醒了吧!
  “鼬……鼬桑!”
  眼前正是温润的恋人。

“我的人生就应该如此。”
   
“你今后想怎么发展?”话语来自他的父亲。
“父亲大人,我想成为一名老师”
“哈哈,老师是吗,这也不错啊”
“火....火影大人!”远处跑来的泉气喘吁吁脸上不知是热了还是怎样的出现片片红晕“我...我也想同鼬一起成为一名教师!”
……
宇智波与千手相处融洽。止水和自己没有万花筒。弟弟处于叛逆期,虽然说着自认为帅气冷酷的话语但面对鼬还是会脸红。鼬没有进入暗部,成为一个老师和泉共赏夕阳,安然的度过每天。鸣人是个普通孩子,体内没有奠定宇智波命运的九尾,是自己的学生。自己和弟弟常常练习手里剑,在夕阳下摸着弟弟的头感叹他又长高了。带土在和旗木家的小鬼为一个女孩子打打闹闹。旗木卡卡西就是旗木卡卡西,世上再无瞬身止水,再没有写轮眼卡卡西,世事和谐如他所望。鬼鲛在远方当着水影,不知是什么原因,常常会来木叶品尝丸子。红发的男孩在父与母的注视下远去。自称神的三人组在远方庇护着一所小村庄的安详。有个来去不定的赏金猎人在勤奋的赚钱。日向一组再无主宗之分。世间只有母亲如水的双眸,泉披散的长发,弟弟红着耳根递上的巧克力。他不认识什么“阿飞”,身边只有高大又温柔的带土。
  多年后泉为他添了一双儿女。
直到一个声音出现。
……
“鼬先生,该出发了,佐助那小子可已经杀气腾腾的向这边来了哦。这次反应怎么慢了一些?病情加重了吗?”
“没什么,创造了一个新的月读世界罢了。出发吧。”
一双血红的眸子撑开,当中隐藏着滚烫的泪。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