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zoi

看火影的!同好我们快来搞搞!

我跟着秋天走走停停

  颠沛流离的才子总认为秋是悲,是泪,是思乡,是感伤。这些人中大多又是诗人,怀着满怀愁绪,指天吟天,对地颂地。秋风一吹,内心的感叹就一览无余。但我注定不能与其为伍的吧,我对秋总是怀揣着别样见解的。

  在上次见到秋景时我是个初三学生,面临日日逼近的重要日子,面临如手中沙般流逝的时光,心中总是踌躇的。卷子和复习资料昏天黑地,要背的知识一次次进入我的背包,压上我的肩头和心头。唯一谈得上放松的“娱乐”,便是放学后去到夏老师的那段不长不短的路了。

  贵阳的秋日中旬,空气中湿湿冷冷的,却又常有晴天。秋日的阳光大抵是最宝贵的礼物了,很温暖,却又不刺眼。就这样柔柔的倾泻下来,被阳光直射的地方总洋溢着一股淡淡的,万物都熟透了的香味,麦子成熟,心也发酵。像黄透的银杏,像教堂里虔诚的祈祷,像黄花像碧波......

  那路上的小河大概是我最喜欢的地方了,阳光照在上面,波光粼粼的,鱼在水里游动,使水面上荡起层层波澜,从水中央荡到岸边,荡到水中落花,荡到我的心尖。水中随着波澜前后漂泊的小黄花,像做着春天的梦,像避着夏暑的炎。

在这层不浓不烈的阳光下,万物都变得温柔起来。这大概就是“希望”的感觉了罢。从学校逃脱到这阳光下漫步时心中竟有些淡淡的感动,不知为何,也不知从哪来的。随手接过风中的落叶,心中很是感叹,是有些惆怅了。感觉这落叶沉甸甸的,是过去的春夏。随后又认为自己是“为赋新词强说愁”了。快到夏老师家时看见夏老师的小女儿满脸笑容的向我跑来,三岁的小姑娘,跑起步来还有点踉踉跄跄的。阳光撒在她的在脸上,像是黄的发棕的银杏又渡上一层金子似的让我有些陶醉。她一边喊着姐姐一边过来抱住我咯咯的笑了。啊,当时真的认为我这一天怎样的辛苦都没什么了,身子在如何沉重都无光紧要了。瞬间心已升华,混在镀了金般寒冷空气中飘啊飘,飘向远方去了。

  现在又到了秋天,目前我自然是没有去年如此踌躇的心境了,新的环境中种植了大片大片的法国梧桐。开始我还不觉得有什么的,毕竟这种树在贵阳周围是多了去了,在学校里出现也没有什么稀奇的。直至前些日子天开始晴了开始我都还是如此认为的。贵阳是个很少晴天的小小城市,也印证了“贵”阳这个名字了。所以频频晴天的秋日下的贵阳也更加可爱了。

  阳光普照在一颗有一颗的梧桐上,把他们本是枯黄的叶子显得在发光似的。但这叶子又是很脆弱的家伙。风一吹就离开家园。潇潇洒洒的与枝干作别,不拖泥带水,这倒有了一点法国的浪漫了。看见回风卷叶,心中也略有些“愁”了。感叹时光如白马过隙,如流水,转眼就是好几年。

  一到晴天,天总是蓝得让人陶醉。在此为背景下,就连无叶的枯枝都别有一番赏头。从窗口看出去,万物都是沉默的。证明逝者如斯的,唯有悠悠白云。

  感谢我的初三时光,除了做题外就是静看花开花落。不只是时间减少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的,浮躁的心渐渐向着平静而去,也有了蹲下就为看清叶的纹路的心境了。

  突然感叹,我还活着,我还漫步世间,我还有大把岁月静看沧海桑田,我真幸运。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