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zoi

看火影的!同好我们快来搞搞!

花吐症

  /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其症状是感染者将会感到痛苦,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  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
————————————————————
 设定:鹿丸和手鞠两情相悦,但都没有告诉彼此,两人目前是单身状态。
————————————————————
   这天太阳依旧在同一时间亮起,披头散发的鹿丸也在生物钟督促下慢慢抬起眼皮。
  但与以往都不相同感觉油然而生,头很疼,脑内一片空白。“哈?我记得我昨天睡得也不是很晚啊……这下可麻烦了.”床上的人伸了个懒腰自顾自的想着。
  突然,异样的感觉一拥而上。男子一下子坐起来,瞬间感到喉头一阵哽咽。双手交叉式的捂住脖子,眼睛瞪的很大。打量着四周。
        这个头发乱糟糟的青年一下子懵了,枕边,床头都是各式各样的花瓣。突然一阵猛烈的咳嗽,这次又带出了不少花瓣。
  
  
  “我叫奈良鹿丸,我今天起床很晚。因为我发现我居然会吐花。”
  
  揉了揉头发,慢慢吞吞的开始收拾自己和房间。外套、口罩、墨镜准备就绪,悄悄的向着医院前去。
  “这可真是麻烦啊,要我突然吐出花的事被鸣人那小子知道可就麻烦了,还好今天并没有任务。啊,这可真是浪费了我难得的休息日啊。”在路上走着的鹿丸想到这些吐出一口气,顺便将口罩向上拉拉。
  好不容易来到医院,难为情的将情况向医生一说。当然在诉说的过程中时不时也会有花瓣出现,有时会落在桌上,有时就直接是飞到医生的脸上。
  “咳咳。”医生拿下脸上的花瓣,清了下喉 “你应该没有正在交往的女孩子吧?”
  鹿丸摆摆手。
  “那就好办了,去给喜欢的姑娘表白吧!”
  看着鹿丸一脸疑惑,医生笑笑解释到“只要和爱人接吻的话,病就会好了,但是……”医生语峰一转,面露严肃,“不这样的话,就会死亡。”
  “死亡?”鹿丸一惊,不禁说了一句。这可不得了,花瓣一涌而出,比那次都要多,这时鹿丸甚至认为绝症吐血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告辞医生,离开医院,他已下定决心。死亡也好,他也有必须说出口的话,必须传达到的感情。为了医生说到爱人时,脑中一闪而过飒爽女子。
  用木叶的信鸽向砂忍村打听消息,听说手鞠将到达木叶来完成一些任务,已经在路上了,可能最近几日就能到达。
  于是接待手鞠的任务自是被鹿丸第一个拿下。
  “哟鹿丸!怎么,感冒了嘛,天天带着口罩,也要注意身体哟!”
  鹿丸点点头,心想还好鸣人是个单纯的笨蛋,不然可就糟了。头疼的情况再次到来,一下子竟有些站不稳,心想不妙 也许时间被自己拖得有些久,再这么拖下去,可能会没时间留给自己表达心意。
  “要赶快了,手鞠,快来吧……”
  “花吐症的第二日,头晕。不过手鞠来了,我很庆幸。”
  在小本子上写下这些话语后鹿丸匆匆出门,花吐症带来的影响比他想象的要严重得多。

“跑快一点,再快一些……”此刻,只有个黄发女子的笑颜在脑内随着疼痛一圈一圈的向四周荡漾。

  但有故事的地方也会有事故,在接待手鞠的过程中虽说一直在努力坚持着,但过于疼痛的反应还是使他不慎的晕了过去。再醒来,已是自己家,第一个想到的是“啊,真是丢脸呢……”
  “我看你突然晕倒了,但随行的医疗忍者说你并无大碍,也感谢旁人的指路,我自己打定注意就把你送回家了。再忙也要注意身体啊……累垮了对哪一方都不好啊……”黄发女子眼中闪过一丝深情。就这微乎一微的宝贵财宝,已被鹿丸捕捉。刹那,八尺男儿竟有些忍不住泪水。
  “谢谢你……手鞠你知道吗……有人说我得了花吐症,说我死期已定,可是啊,我经历过了这么多东西死又算什么东西呢?我漫长的生活啊,笑过也哭过,得意过后悔过。麻烦的东西自然也是遇到不少……”说到这,声音竟有些颤抖“但第一个进入脑海的是你……和你认识这么久了,有些话没来得及告诉你,就去死了,是多么苦恼而又麻烦,哈哈,也许死后也会埋怨自己。我心之所向,我最害怕的麻烦,我通通只想告诉你……琐碎的事情也好,麻烦的婚姻也好…………”
  “行了,啰啰嗦嗦的麻烦爱哭鬼!”手鞠用眼睛撇了撇鹿丸毅然打断了他“这么多年真是一点变化也没有!”
  话语间,手鞠低下头吻了鹿丸,轻柔又温柔,伸手揽过刚刚过于激动的将死之人“我救了你,怎么报答呢,以身相许吗?哈哈”
  
  “花吐症二日下午,症状不再出现,病似乎是好了。”
  但多年后再看这句话时,下面竟多了一行小字加一个鬼脸“没有这个病的话你又多久会说真心话!”
  
 ———————————— 
  多年后
 手鞠在一本书里发现了被做成书签的一朵花瓣
 “哈哈哈哈鹿丸你看你以前吐的花!”
   鹿丸“……快扔掉!”
   手鞠“不!留下来告诉我未来儿子,他老爸年轻的时候会吐花!”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