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zoi

看火影的!同好我们快来搞搞!

“野原琳,我爱你。”
  是六个简单的字,没有什么语法难度可言。就算用最支支吾吾的口吻说出来,也至多不过一分钟的事。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宇智波带土在心里默念了一千遍,略放松地呼出一口气来,那口气是温热的,略带有些少年的青涩。“呼,也没有这么难嘛。”他想。
“宇智波带土!你行的!就六个字!”他想。
  他坐在一颗树下的长凳上,是一棵普通的树,树下是一条普通的长凳,小小的又普通的少年就这样坐在长凳上。一阵风带着阳光一起穿透树叶,亮晶晶的叶子簌簌地打着旋儿。这风把阳光撵得稀碎,一阵一阵的裹挟着阳光的碎片送到小少年的面前,轻抚过他的脸庞又兀自的飘向远方。“真麻烦!只怕眼里又要进沙子了!”宇智波带土带起防风镜,双手拄着长凳,两只脚随意的前后摇摆着。
  他今天和那个他剧本中的女主角有一个小小的约,他说新开了一家烤肉味道不知如何,手上又刚好有多的优惠券想叫上朋友一块儿来尝尝。真是老套的烂俗剧情,带土想。但是老套的剧情结局都是一样的,只要心意传达给了对方一切就好了!他想到了可能的结果,慢慢的红了脸,两只脚还在继续的以前一后的摇晃着。
  那个女孩儿来得很晚,也许是自己来得太早了,也也许是时间过得太慢了,但总之,那个女孩儿还是从明亮的远方哒哒哒的小跑而来了。那边很亮,他眯着眼看不清。一下子凭空多了些失重感,像被白色的,虚晃的光晕包围了似的,有些恍惚的不真实感。他快要幸福的晕过去了吗?他想。不会吧,他想。带土一把把防风镜拉回额上,动作有些大,撞疼了眼眶,不自觉的便又涌出泪来。那女孩儿已然跑到跟前来了,泪朦胧着他的眼,他于是更大感人生如梦了。
  “怎么啦?带土?抱歉啦我来晚了一点点,你会因为这个生气哭了吧……?哈哈,开玩笑啦,带土要学会坚强啦!”短发的女孩低下头来笑盈盈的看着带土,顺手帮他拭去了还未滴出来的眼泪。女孩儿的举手投足都是温柔,带土心里的小鹿就像磕了药似的摇头晃脑到处乱撞。
  “琳……野原琳!你听我说!”带土的眼眶还是湿润的,气鼓鼓的但又充满着认真的神情。是少年的认真,也是少年坚韧的一鼓作气。
  “怎么啦,有什么事儿吗带土?”突然被直呼大名的女孩儿有些惊讶,随后又恢复成了那种带着一抹微笑的表情,很神秘,带土猜不到她的眼里藏着些什么话语,但他的脑子里只随处飘散着断断续续的只言片语 ,是“我喜欢你”。
  “我……我……我……”带土的脸红到了耳根,“我……喜……我有很多的优惠券!请……请不要客气!”带土像一个泄气的红皮球,软趴趴的怂在地上,泄了气,但依旧是红彤彤的。
  野原琳咯咯笑起来,说“原来就是这事儿啊,哈哈,那没有关系,我刚刚遇到卡卡西啦,他帮忙跑腿,一会儿可能也会路过这里,我们叫上他一起吧!”琳的眼睛扑闪扑闪的,有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魅力抓着带土。
“这……好吧……但是……我不愿意和笨卡卡坐同一桌!”
“好的啊,那我和卡卡西坐一桌吧!”
“不行!!!”带土大喊到,他的内心亦在咆哮“啊!!!!!不要!!!!!我的完美假日!!!!!”

   砰--------
一个人从石头上掉下来
“喂!阿飞!你在干什么!从刚才开始你就叽叽喳喳的现在还一下子弄出这么大动静,再有下次,我可不会饶你了!嗯!”
“好的~~我知道了,前辈不要生气嘛~~”

是谁在问……又是谁在回答……
  带土捂着不知道是因为梦魇还是摔跤而一阵一阵儿发疼的脑袋,明明连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却不由自主的回答了那人的问话,真是怪事。突然一瞬间,像触电一般,带土没由来的很想哭。眼前的黄发少年叫迪达拉,是自己的搭档,自己叫阿飞。
阿飞啊,阿飞。
  带土再也控制不住了,区分开了梦境现实又把这些年回忆了一番,简直不敢相信。他忍不住的想落泪,为什么落泪呢,为琳落泪,为这个可笑的世界落泪,还是为自己落泪呢。
可是他不配落泪。
  他已经不是宇智波带土了。
  他放弃了那个宇智波带土,转而选择了面具于“宇智波斑”。所以他不配落泪,他没有为任何东西落泪的籍口。
“前辈~~”他说,“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目标,是三尾。他永远不会忘记。

“刚刚那么吵现在又吵着要走,真是不让人省心的家伙!再有下次,一定让你欣赏一下我的艺术!一定!嗯!”

  一阵风吹来,树叶梭梭地打着旋儿。
  他不再拥有防风镜了,也不在需要了。
  可为他拭去泪水的人,形象越来越模糊了。

——
  重新发了一次,踩个520的尾巴吧 。

评论

热度(14)